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港台明星 >  正文

刘乐妍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 娱乐新闻和政治搞在一起

时间:2016-01-20 10:10:43来源:丽人时尚网 作者:小敏

  

刘乐妍在微博上发表了是台湾人也是中国的文章,现在的娱乐圈的新闻和政治已经连在了一起,让台湾和香港艺人来内地发展是非常的不安,刘乐妍发表了对这件事的看法,一起来跟丽人时尚网来看看:

我从来不看政治新闻,但是我每天一定会看娱乐新闻,小狗新闻,美食副刊,柯P经典语录.和圆仔爬树..
但是最近的娱乐新闻都跟政治新闻搞在一起.虽然我看不是很懂,但是我还是免不了一定得看到.
我很认真地反问我自己,那我是中国人吗?
从小,我就是跟著爷爷奶奶被带大的孩子.我爷爷奶奶的国语都带着浓浓的乡音.
来我家的同学都听不懂我爷爷奶奶说的话,我奶奶跟她们聊天我都要在中间当翻译.
但是这明明就是中文啊!可是我同学就是听不懂.只有我听得懂.
因为我爷爷祖籍是湖北.奶奶是江苏.不只爷爷奶奶,我还有外公外婆.他们祖籍是安徽和浙江.
我家附近的邻居,我奶奶平常散步的朋友,也都是來自山东啊,宁波,南京啊的老奶奶,
这些对我來说,我都沒去过.就只是一些历史课本上出现的地名.
其他爸爸妈妈帶大的孩子,可能听了很多白雪公主啦,灰姑娘啦之类的妈妈说的床边故事
可是我爷爷奶奶从小讲給我听的就是他們们如何逃难.逃了多远,怎么逃?和一些对日抗战打鬼子的故事
我奶奶讲到激动处,还会落泪...说:日本人都乱抓女孩子...等等的
这些故事我听多了,导致我现在长大喔,我還是不太喜欢日本.我对这个国家沒有太多好感.即使我已经去过一次了
但是我认为沒有必要我应该是不會想再再花钱去.对这个国家就是..有吃生鱼片就夠了
我爷是个不容许挑战他的人.小時候日剧,阿信這么紅喔!红片全台灣喔~
我爷用浓浓的乡音说一句:鬼子连续剧,不看!
我吵着跟奶奶说,拜托啦!帶我去吃汉堡好不好,我好想吃吃麥當勞麦当劳喔!
我爷回一句:洋人的东西!家里沒有!
叫麦当劳回家全家一起吃当晚餐啊这种事,在我家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!
麦当劳沒有,想当然,pizza也是不可能会有.
我爷爷奶奶不买的东西,基本上我都很难才有机会吃到,或者是根本沒吃过.
我倒是从小到大都吃著奶奶从菜市场买的葱油饼...
还记得我在外面第一次吃到有包花生的粽子時,我惊呼大叫:咦?!这个粽子好奇怪,包成三角形的而且里面有好多各种的料喔!
但是我奶奶买的粽子,她都是专程跑去南门市场,买一種种长条形的粽子.这种长条形的粽子,里面只有黏黏的糯米和一条长条型的肉!
现在这种粽子越来越少了,这种不知道他正确的名字是叫外省粽?还是上海粽?.潮州粽?但这才是我从小吃到大我以为的粽子.
第一次在外面吃到碗粿的时候,我已经20岁了.我惊呼!哇赛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怎么会这么好吃?为什么我奶奶从来没有给我吃过?
小时候我没什么钱,我都吃家里,奶奶买什么我吃什么,我奶奶不买的东西,我都没有机会尝试.
老人家很奇怪,永远只吃自己习惯的那几样.所以各种台湾小吃,我都是长大以后自己在外面体验才有机会爱上的.
我奶奶却很喜欢买一种叫雪片糕的东西.她都要专程跑好远去买.雪片糕陪我从小到大…
但是我奶奶死后,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这个零食了…请问,你们知道这个雪片糕到底要去哪里买才有吗?我很想念,因为那是我奶奶的味道.
记得当艺人以后第一次去大陆的时候.我在机场听到左右人潮讲话的声音.我哭了…因为他们聊天那种有口音的中文.我听的懂!我全部听得懂!
只是我爷爷奶奶死很久了,我以为,我又听见他们在聊天了.我回头,看见一群陌生的脸孔.但是我哭,因为他们聊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“我家的声音”.
没错!那种有浓浓乡音有口音的声音,那就是我家的声音!
我爷爷跟我说过一个故事,就是他有一次打仗,抓到了四个共匪中国人.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他们放了.叫他们快回家!他只杀日本人,我问他为什么要放?他说:中国人为什么要杀中国人?
爷爷最后在病床前的半年.他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,很少再多说什么,也常常迷迷糊糊的.
但是他对从前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.所以只要我跟他聊他年轻的事,他就会打起精神的来说给我听


他在病床前的最后半年,成为了我俩谈心最多的时候..可能因为我们住在台北市吧!健保病房同住的有五六个老人.
很巧的就是全都是外省老伯伯.隔壁床老爷爷先发难的说了一句,蒋中正欠我一个公道.我问:什么公道啊?
老爷爷说:说要回去都没回去…唉.结果我爷听到了,也打起精神跟我说话了,又说起他小时候在家乡的故事.
然后他又低喃:这辈子都回不去啰…
我知道,那是他想家的声音.我们是他的家,那儿也是他的家!
开放探亲以来,奶奶找回了好多在宝应,无锡,南京各处还活着的亲人.可是爷爷在湖北的爸爸妈妈姐妹,一无所获…
他跟我说的故乡湖北,就是他记忆中的样子.就是田,在他的家乡里人人都种田.


台湾有很多外籍新移民.越南人,印度尼西亚人等等,她们在台湾开枝散叶,拿台湾身份证.你说他们是台湾人吗?当然!他们是台湾人!
但是你能说他不再是印度尼西亚人越南人吗?不,他们也是印度尼西亚人越南人.
这问题我想了很久.那我呢?我是中国人吗?该怎么去定义中国人和台湾人?是看你拥有哪边的身份证吗?就这么简单而已?
我爷爷我奶奶,当然都是台湾人拿了台湾身份证在台湾生活四十几年,回大陆探亲都被称作是台胞.
但难道他们就不再是中国人了吗?他们当然也是中国人.我看得出来我爷爷奶奶对那片土地的感情和依恋.
我台湾出生,台北长大,我当然是台湾人。但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来自中国,所以我当然也是中国人,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非得只能选一种?我真搞不懂。
那是一场时代的悲剧,命运的捉弄,没有人愿意…这个问题真的没有必要拿出来对立.

上一篇:SHE蜡像长高 ELLA老10岁Selina露伤臂

下一篇:陈俊生闻内裤发现网袜妹出轨 陈怡婷被劈腿跳楼